快捷搜索:  创意文化园  tagid=19004  as  tagid=18987  1832  1862  tagid%3D19004  1957

usdt支付平台(www.caibao.it):揭秘范仲淹的反转人生: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,为何被人当成恶人?

USDT第三方支付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揭秘范仲淹的反转人生: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,为何被人当成恶人?

天下,两种人而已

一样平常来说,一小我私家被贬了以后,会出现两种姿态。

第一种姿态是,彻底爬下了。即便以后站起来,也不敢再叫板了。唐宋八人人之一的韩愈,就是这类人的杰出代表。

遥想唐朝,韩愈为了劝谏信佛的唐宪宗,呈上了一篇千古名文《论佛骨表》,痛骂释教对唐朝的危害,更痛骂天子吊儿郎当,只会信佛玩乐,等等。效果,这些义正词严的话,把唐宪宗惹怒了,这位天子大笔一挥,就把韩愈发配到潮州去了。

史料纪录,到了潮州后,韩愈马上给天子上了一道奏折,频频陈述自己现在穷困潦倒的生涯,并大吐苦水,说潮州的环境若何若何地恶劣,自己的身体若何若何地孱弱,等等。此外,韩愈还大肆吹嘘唐宪宗,说他是唐朝最伟大的英明君主,没有之一,希望天子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跟自己计算,等等。

可见,韩愈就是想通过摇尾乞怜的姿态,博得唐宪宗的同情,好脱离这个蛮荒之地,重回富庶的京城。

像韩愈这样的,在中国历史上,不是一个,而是一群。人人可以想象,历朝历代,甚至我们现在的身边,都有这种人。

每当谈论国家或公司大事时,这种人都市慷慨激昂,似乎真的有肩担道义的刻意和勇气。可是,一旦被贬入地方或者是降职罚俸了,这些人就彻底了。他们会遗忘自己的初衷,马上写一些凄凄惨惨戚戚、哀哀怨怨、催人泪下的器械,以博得上司的同情,好回到先前的位置上,重新获得失去的那一切。

除了这种一旦被贬就彻底爬下的姿态外,另外一种则是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袭击,都不会爬下,更不会认。

范仲淹,就是这种人的杰出代表。

史料纪录,范仲淹在离京前,专门写了一篇千古名文《上资政晏侍郎书》,送给自己的先生晏殊,用来谢谢他对自己的种植、知遇之恩。

在这篇文章中,范仲淹是这样告诉先生的:我范仲淹是一个“不以富贵屈其身,不以贫贱移其心”的人,如果朝廷重用我,我会比今天干得更好,也不枉先生推荐我一场;如果先生喜欢那种“少言少过自全之士”的人,那么这种志于禄者的人“滔滔者天下皆是”,您又何须推荐我当官?

可见,纵然范仲淹被罢官了,也绝对不会低下自己尊贵的头,去苟且偷生、去叫苦讨饶。

在这篇《上资政晏侍郎书》中,范仲淹第一次向天下展示了自己怪异的世界观,并将这种头脑发扬光大。

这种头脑,就是范仲淹津津乐道的“天下两种人”之说。

史学家们以为,在痛骂晏殊时,范仲淹的这种头脑,就已经异常成熟了。在他的头脑体系里,中国的朝廷上面站着“两种人”。这两种人,可不是什么文臣、武将,而是从政治、头脑、道德层面上划分,道不同、不相为谋的两种人。

对这两种人,范仲淹的界说是:一种是忠于道的人,称为忠臣,或曰“君子儒”;另一种是忠于禄的人,称为奸臣,或曰“犬儒”。

范仲淹以为,忠于道的君子儒,是一群坚守孔孟之道的人,是一群信赖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”“民为重,君为轻,社稷次之”“士以天下为己任”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“贫贱不能移,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”“大丈夫行事,论是非,岂论利害;论顺逆,岂论成败;论万世,岂论一生”的人。在这些君子儒心中,有一个永远需要捍卫的“道”。志于此道者,虽高居庙堂,也心系天下,为道统而活,守孔孟之道。志于此道的官员,更以一种“帝王师”的人格尺度来鞭笞自己,把自己当成天下的典型。“帝王师”们面临暴君、昏君时,会自告奋勇、拼命直言,纵然赴汤蹈火,也要劝戒天子,而不忌惮自己的小我私家声誉、身家性命。三军可以夺帅、匹夫不能夺志,虽九死而未悔也……志于此道者,此之谓也。

反之,范仲淹以为,忠于禄的犬儒,是一群奸臣、小人。这是一群信仰“学得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” “有奶便是娘”,疯狂地痴迷着款项的人。这是一群功利主义者、适用主义者、机遇主义者,他们可能也懂君主之道,但他们宁愿甩掉所有的原则,匍匐在天子的脚下,一切以天子密切追随,毫无原则。只要天子给够他们高官厚禄、荣华富贵、封妻荫子,这些小人就能完成天子的一切“愿望”。至于天子的愿望是不是合理、是不是劳民伤财、是不是祸患国家,这些犬儒全都不管。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让天子喜悦,让自己挣钱,其他的器械,全都免谈。一切向钱看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……志于此道者,此之谓也。

由于在朝廷上有这么两种人,以是范仲淹在《上资政晏侍郎书》总结道:“夫天下之士有二党焉。其一曰,我发必危言,立必危行,王道正直,何用曲为?其一曰,我逊言易人,逊行易合,人生安乐,何用忧为?斯二党者,常征战于天下。天下理乱,在二党输赢之间耳。”

可见,在范仲淹的眼中,志于道者为一党,志于禄者为一党。这也是他第一次,悟出一个崭新的词语——朋党。

厥后,朋党一词,困扰了整个北宋一朝,不仅摧毁了“庆历新政”,也把这个王朝推向了地狱的谷底。 

重回朝廷

虽然被贬到了地方,但范仲淹基本没把贬职当回事。对于他这个君子儒而言,纵然远离朝廷,也心系天下。

这不,在河中府当通判时代,范仲淹接连上了《论职田不能罢》《奏减郡邑以平差役》《谏买木修昭应寿宁宫奏》等奏折,继续向朝廷谏言,论述自己的治国理念。

像这种帝王师的人才,自然不会被朝廷潜匿,而会被宋仁宗重新委以重任。

明道二年(1033年)三月,刘娥刚刚病逝,宋仁宗就迫在眉睫地最先整理朝廷,颁布自己的用人原则了。

什么用人原则?通常攀龙趋凤、跟刘太后关系密切的官员,一个不要;通常直言犯上、跟刘太后对着干的官员,所有加官。

在这种靠山下,宋仁宗自然想到了谁人痛骂刘娥、逼太后归政的范仲淹,另有谁人受连带责任,一起吃瓜落儿的晏殊。宋仁宗把他们召回朝廷,并委以重任。

这里多说一句,晏殊昔时被范仲淹牵连,本以为永无出头之日了。万万没有想到,效果竟然沾了范仲淹的光,不仅风风光光地回到了朝廷,还成为副宰相。

,

usdt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可见,晏殊的“命”,真不是一样平常的好,也不是一样平常的强!

言归正传,范仲淹重新回京后,宋仁宗大笔一挥,授予了他一个左司谏之职。至此,范仲淹得到了一个实权,他准备甩开袖子、大干一场了。

是的,他确确实实是大干了一场。

那时,范仲淹刚刚回到朝廷,就跟昔时的寇准一样,给天子狠狠地下了一剂猛药。其方式,让天子下不来台;其效果,让天子啼笑皆非。而且,范仲淹比寇准狠,他不仅“折腾”天子一人,还彻底“冒犯”了满朝文武,让所有官员心中憋屈无比、无法释怀。

明道二年(1033年),江淮一代发生了旱灾,当地老国民食不果腹、苦不堪言。

见国民云云痛苦,范仲淹是看在眼里、急在心里,他多次奏请天子,自我介绍,去江南赈灾。

虽然范仲淹有一颗救国救民的心,但天子刚刚亲政,正忙着筛选群臣,就把这件事情给耽误了。

见自己的奏章石沉大海,范仲淹震怒。在一天早朝时,范仲淹持笏出列,厉声道:“请天子绝食半日,自省其身!”

宋仁宗直接就蒙了,说我干什么缺德事了,就要自省其身?还要绝食半天,范仲淹你疯了不成?

范仲淹怒斥道:“天子半日无法进食,就云云惊慌;江淮国民已经数日没器械吃了,陛下为何不闻不问!”

一听这话,宋仁宗悚然醒悟,马上召集赈灾物资,并委派范仲淹前往赈灾。

史料纪录,范仲淹到达灾区后,马上展现了自己历久治理地方的能力。在赈灾的最先阶段,范仲淹一不发放物资,二不开仓放粮,他首先亲自考察当地的各级官员。那些在赈灾历程中显示优异的官员,都得到了提升和奖励;那些在赈灾历程中无所作为甚至贪赃枉法的官员,也得到了应有的责罚。最后,在细细地筛选了一遍这些官员后,范仲淹得到了一个高效、清廉的赈灾团队,他这才最先赈灾。

可想而知,有一个云云高效、清廉的赈灾团队,范仲淹的赈灾历程顺遂无比,甚至事半功倍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就顺遂解决了灾情,让江淮一代的国民安身立命。

在赈灾时代,范仲淹也不忘未雨绸缪。为了防止灾情重新上演,范仲淹向朝廷进献了种种防灾的方案,这些方案包罗兴修水利、减免钱粮、奖励耕作、精简政府机构,等等。对于范仲淹的这些建议,宋仁宗欣然接受,并下令通告天下,以此为鉴。

对于范仲淹的这些行为和建议,宋仁宗很支持,然则,对于范仲淹带回来的“礼物”,宋仁宗就有点儿不明白,甚至丈二和尚,摸不着头脑了。

赈灾竣事后,范仲淹受命回京。面见天子时,范仲淹除了汇报赈灾事情外,还带来了一件礼物——足足数麻袋的草根和树皮。

对于这些器械,宋仁宗不甚明白。范仲淹就解释道:“启奏陛下,这些草根和树皮,都是当地灾民果腹的食物。臣把这些器械拿回来,希望王公大臣们都能品尝一下,体验一下民间国民的痛苦。”

这个招数,够狠、够味……

听完范仲淹的话后,宋仁宗感伤颇深,他赞成了范仲淹的请求。第二天早朝时,宋仁宗下令,每一位大臣在下朝后,都要领一些草根和树皮回去果腹,并写一篇心得体会(太狠了)。

可想而知,大臣们这个恨呀,但也无计可施,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了。厥后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京城的奢靡之风得到了极大的改善。大臣们再也不敢奢侈攀比、铺张浪费了。

单凭此事,范仲淹在天子心中的职位,必将青云直上,直冲九万里。

除了会治理国家外,范仲淹还稀奇会做人。没过多久,范仲淹又干了一件漂亮的事情,让天子另眼相看,并增加了无数的好感。

原来,刘娥病逝后,宋仁宗最先整理刘娥的余孽,好打造自己的政治班底。在这种整理运动中,文武百官人人自危,谁若不小心说了一句刘娥的好话,就有可能被当成太后的余党,被倾轧、被整理了。

对于官员这种人人自危的征象,范仲淹以为大可不必。究竟人人都是混一口饭吃,昔时在刘娥手下时,谁没说过刘娥一句好话。现在,由于这么一句捧场的话,就要被罢官,何须呢?

于是,为了改变这种现状,范仲淹又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行为。

在一天早朝时,范仲淹启奏道,说刘娥垂帘听政时,自己说了她不少坏话,导致去地方待了好几年,然则今天,我得替刘太后说几句好话。范仲淹道:“刘太后生前,虽然有种种欠好,但她有养育、辅佐君王的大恩。若无刘太后,陛下若何平安地长大成人?若无刘太后,陛下若何顺遂登位?若无刘太后,天下怎么可能云云太平?因此,臣启奏陛下,请念及刘太后的膏泽,不要再打扰刘太后的英灵了。”

听完范仲淹的话后,宋仁宗百感交集,想到刘太后对自己的养育、辅佐之恩,宋仁宗马上颁布了一道诏书:“从今以后,再有上书诋毁、中伤刘太后的官员,所有严惩不贷。”

至此,范仲淹化解了这场朝廷危急。

从此以后,官员们再也不会战战兢兢地上班了,也不会被刘娥的事无故牵连了。而通过这件事情,天子也修复了与母后的关系,获得了一个仁德之君的隽誉。

通过这些“出彩”的事情,天子越来越重视范仲淹了。官员们也信赖,凭借着天子对他的浏览和喜好,范仲淹的升迁之路将一帆风顺。假以时日,他必将位极人臣。

然而,运气就是这样地荒谬绝伦。没过多久,由于一件事情,范仲淹就亲手摧毁了自己的良好形象,从一个天子信托、尊重、喜好的大臣,一落千丈,变成了一个让天子憎恶、憎恨、敌视的大臣。

那么,这是怎么回事呢? 

更多内容,敬请关注《宋朝果真很有料》(全10卷),当当套装满100减50,京东套装5折抢购!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